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陈松伶竞争上岗 “更享受在舞台上的演出”

  阔别4年之后,全新制作的《妈妈咪呀!》中文版即将开启新演季,在广州和北京进行首轮演出。广州站的演出将于11月16日至12月2日在广州大剧院举行。

主创们在广州“快闪”

日前,《妈妈咪呀!》全团卡司在广州大剧院前快闪亮相,主演陈松伶在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详述了和《妈妈咪呀!》的缘分,“参演这部剧,也是圆了我的一个梦想”。因影视剧为观众熟知的她表示:“对我而言演舞台剧更难,有多少个观众就有多少个导演。”

陈松伶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素芹

  “竞争上岗”演唐娜,“她比较接近我本人的性格”

  广州日报:以前多在影视剧中见到你,这次为什么接了音乐剧?

  陈松伶:《妈妈咪呀!》的一个创作初衷是将ABBA乐队的金曲串烧起来,这是上世纪70年代当红的乐队,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听ABBA的歌。我也是《妈妈咪呀!》忠实的追随者,2011年在北京看了中文版,没想到这部音乐剧翻译成中文版也这么好,韵味完全没有跑掉,我当时想如果能有机会演就好了。

  广州日报:据说,你参演《妈妈咪呀!》是“竞争上岗”的?

  陈松伶:是的。《妈妈咪呀!》中文版新一季巡演邀请我,我专门从香港飞到北京、上海参加面试,辗转一年半才确定下来。其间也有一些有名的演员去面试过唐娜这个角色,制作方最后选择我可能是比较注重唐娜在演戏和歌唱方面的能力,唐娜需要把戏带出来,把歌唱好。

  广州日报:ABBA的歌曲伴你成长,你在剧中主要唱了哪些?

  陈松伶:ABBA的每首歌都带节奏,有正能量。我年少时最喜欢的是《我有一个梦》,比较少听的一首歌就是唐娜的主打曲《胜者为王》。现在我要唱《胜者为王》并且把故事说出来,有一定难度。但第一次排练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当时所有的演员、导演都在场,我唱这首歌他们居然都哭了。我把大家都打动了,这让我确定:我能做好。

  广州日报:对于唐娜这个角色是怎么理解的?

  陈松伶:唐娜比较接近我本人的性格。生活中我不是很爱美的人,什么活儿都会做,比如修水龙头、修电器、修电脑。唐娜就是这样子,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很有故事。她是个未婚妈妈,她妈妈不认她,她在希腊游学时就把孩子生了下来,开了一个酒馆,把女儿抚养成人。以前的不快乐都埋在心底,不计较了,虽然不富裕,但过得挺好,有女儿有闺蜜,很潇洒。但是当看到三个前任都出现的时候,她也惶惑了,幸好闺蜜都在,开解她,将她从深渊中拉出来。因为前任,她也遭遇了女儿的误解。在女儿面前,她曾经将细腻的感情、以前狂野的心、梦想都埋葬。女儿出嫁前一夜,唐娜感慨地跟女儿唱《指间时光流过》。我很克制情绪,但“女儿”已经哭得稀里哗啦。

  台词大提升,排练期间按运动员的要求训练自己

  广州日报:和剧中其他演员合作默契吗?

  陈松伶:我是他们所有人的后辈,因为他们大多出身于音乐剧或话剧专业,我却连艺训班都没有考过,我是本能地靠本色、投入和领悟能力去演出。在歌唱方面我可以帮他们,在台词方面他们帮了我很多。比如如何组织语言,搞清语言的逻辑不至于让观众听了不明白。大家很融洽,像一家人一样互相鼓励。

  广州日报:你参演这部音乐剧经过了哪些训练?

  陈松伶:我要用两个月的时间把科班演员大学4年所受的训练完成。因为是用普通话演出,我在台词上要下很多苦工夫。除了剧组同事帮忙,我还找了两个老师。这部戏很热闹,在视觉上不会让观众停下来。排练从每天早上9时到傍晚6时,不停地蹦,中间只有吃午餐的一个小时,一周休一天,完全是一个运动员的训练方式——作息定时,饮食控制……不过,我很喜欢这种生活。

  广州日报:英国制作方给了你什么样的印象?

  陈松伶:他们的要求非常严格,也很有经验,这部剧有很多版本,他们知道就地取材,在接近性上与当地观众产生连接。在广州演就加入了一些广州元素,对手取笑我的时候会使用这些元素。还有演员本身的特质他们也很了解,会让演员很好地发挥。

  演舞台剧更难,有多少个观众就有多少个导演

  广州日报:你曾和张学友演过音乐剧《雪狼湖》,那段经历留下的财富很有帮助吧?

  陈松伶:12年前演完了《雪狼湖》,那是很大型很成功的音乐剧,参演那部剧给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知道在舞台上怎么呈现,在歌唱上如何表现,过去的累积对我来说有很好的帮助。我不喜欢人家叫我明星,我更喜欢人家叫我演员。我是一个演艺人,想演到80岁。当我有这个能力的时候,我就有发光发亮的地方。

  广州日报:演舞台剧和演影视剧有什么样的不同?

  陈松伶:表演有很大的不同。演影视剧太舒服了,只对着镜头演,只有一个导演。演舞台剧有一两千个导演,有多少观众就有多少导演,他们会立即反应,对我的表演即刻评价。这是我很好地接触“导演观众”的机会,我更享受在舞台上的演出。我不是一个流量明星,也不是一个在前端的艺人,但在一些观众的心目中有我的参与,就是作品的一个保证,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好的收获。

  广州日报:以后会更多地走向舞台吗?

  陈松伶:我的先生张铎很支持我。我平常睡觉不打呼噜的,但排练阶段经常打,先生说“老婆你是真的太累了,辛苦你了”。舞台剧演员付出很多,但收获很少。我太热爱音乐剧,所以才会有现在的选择。一些影视剧没有参与没关系,这与我现在的追求已经无关,我最在意的是完成了我儿时的梦想,这才是真的幸福。

  演员快闪 预热广州演出

  一个跨越两代人的爱情故事、22首脍炙人口的ABBA乐队金曲……这部充满欢乐和正能量的音乐剧《妈妈咪呀!》中文版又来了!中文版曾分别于2011年、2013年两度在广州大剧院上演,此次新演季的巡演首站,也是广州大剧院。

  日前的快闪亮相,剧组32名演员载歌载舞为大家带来了长达10分钟的表演,在场观众也成为正式公演前先睹为快的幸运儿。坐镇快闪现场的还有本季中英两方组成的王牌主创团队。英方导演保罗·加灵顿是英文原版世界巡演的导演,参与并见证了前三季中文版《妈妈咪呀!》的诞生与成长。

  保罗坦言,今年恰好是《妈妈咪呀!》诞生的第20年,再次出发的中文版全新一季将把欢乐带给更多的观众,如何让中国观众在家门口就能收获到世界一流的观剧体验是团队的共同目标。

  本季《妈妈咪呀!》由陈松伶、温阳、邱玲组成“闺蜜三人组”。TVB女演员陈松伶出演女一号唐娜,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当家花旦温阳为谭雅这一角色注入新鲜魅力,成功连演两季的“女强人”邱玲与两位“新人”碰撞出全新的友情火花。女儿苏菲则由音乐剧新人年蔓婷饰演。此外,在中方主创团队的选择上,以导演施亦骏、音乐总监赵继昀、驻团编舞艾于涵为代表的中方主创,同样是升级的阵容。

  与《悲惨世界》《猫》《歌剧魅影》等采用原创音乐的音乐剧不同,《妈妈咪呀!》是在已成名的金曲上改编的,是“点唱机音乐剧”。老少咸宜的紧凑剧情,环绕全场的喜剧气氛,亲情、爱情、友情的时刻闪现,让所有观众都能在《妈妈咪呀!》里找到情感寄托,而ABBA乐队那些有温度、有感情的音乐,更赋予了《妈妈咪呀!》恒久而独特的魅力。

  编者按: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11月7日在浙江乌镇开幕, 国家主席习近平致贺信。习近平指出,当今世界,正在经历一场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

  面对全球互联网的变化与挑战,中国将给出什么样的答案,世界正在期待。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不同历史阶段,社会生产网络不断扩大,从一国走向多国,从多国走向最终的全球化。在此过程中,社会生产网络在空间上、行业间、甚至产品内部等各个维度变得日益错综复杂。与此同时,生产网络交换的重点内容也逐步从农业产品、工业产品、资金流,最终走向数据流、信息流。经济强国也在不同阶段表现出不同的产业特征:农业强国、工业强国、贸易强国、金融强国。在网络时代的背景下,信息流、数据流正在成为新的生产资料,同时也越来越直接成为国家安全的重要内容,经济强国也将越来越多地依靠网络强国。

  当今世界正经历信息革命,将带来生产力又一次质的飞跃,对国际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军事等领域发展产生深刻影响。中国必须抓住这一历史机遇,以信息流带动技术流、资金流、人才流、物资流,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网络强国,中国拥有自身的独特优势。

  中国建设网络强国具有市场规模优势

  网络具有边际收益递增的特点,网络中每加入一个新用户,它的规模收益就越大。我国拥有将近14亿人口,现有的互联网用户和手机用户都十分庞大,从孩童到老人,几乎人人都会使用智能手机。我国所拥有人口优势是建设网络强国的巨大支撑力,这是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都没有的先天条件。中国有阿里、腾讯这样的世界级互联网公司,这和中国国内规模巨大的市场密不可分。充分利用人口优势,发挥人口基数作用,可以使我国的网络强国建设事半功倍,对经济发展形成巨大的规模效应。

  如今的网络时代早已不同于传统的免费互联网时代,内容和形式上的创新催生了各式各样的盈利模式。网络时代不会埋没任何人的才华,每个参与者都可以利用网络创造财富。他们既是互联网服务的创造者,也是互联网服务的享受者。因此,打造全方位的网络空间,扩大网络基础设施的覆盖率,可以使我国的市场规模优势在网络强国建设中发挥到最大程度。

  建设网络强国对人才和基础设施提出了更高要求

  网络强国的特征表现为一国拥有强大的技术实力、强大的抵御网络风险的能力以及网络治理能力,在实现高水平的网络效率同时,也能够实现高水平的网络安全。无论是社会发展的何种阶段,人才、基础设施都是建设经济强国的两个重要支柱。前者的创新能力依赖于国家的人才培养和激励体制,后者则依赖于政府对基础设施的投入、监管和维护。网络强国的建设,根本上仍然需要依靠互联网人才队伍和网络基础设施建设。

  对于一个微观企业而言,互联网首先是一个技术密集型产业,离不开一流的技术人才作支撑。经过二十多年来坚持不懈的努力,我国在互联网技术领域收获了喜人的成就和丰富的技术经验及专业人才。自2003年开始,中国申请的相关专利数量以10%的速度逐年递增。在市场需求激励之下,大量的高校毕业生毕业后涌向互联网企业,给互联网行业提供大量IT人才,年轻化的人才队伍更有利于技术进步和创新。2017年,按照市值排行的世界十大互联网公司当中,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京东占据了其中四席。我国的互联网实践和创新立足于本国国情,渗透到人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基本生产、生活已经和智能网络紧密联系在一起。不过,我国互联网科技人才的资源总量虽然较大,但是高端技术人才仍然是稀缺资源。

  对一个国家而言,特别是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而言,网络强国的建设对基础设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网络强国所指的基础设施,不仅仅包括狭义的电信、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还包括网络经济和实体经济互动的环节。网络基础设施还包括网络基础理论和核心技术,以及与网络安全相关的相关设施。例如,信息基础设施网络安全防护保障,网络安全信息统筹机制、手段、平台。“要致富,先修路”,而网络基础设施就是当今信息时代的“高速公路”。

  网络强国的实质是信息技术强国。网络发展以技术作为支撑,核心技术是制约我国建设成网络强国的最大难关。拥有了核心技术,才能拥有技术比较优势,从跟跑技术发达国家到完成“弯道超车”。核心技术的诞生,是要通过海量的试错试出来的。这不但要求科研考核机制要具有包容性,允许科研人员失败;而且还对融资机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即融资机制也要具有包容性,要能够容忍技术攻关的一再失败。因此,我们的科研考核机制要进行改革,从短期的、高频率的考核,转向较长周期的考核机制,从重数量的考核机制,转向重质量、重同行口碑的考核机制。另外,对融资机制而言,也要求发展股权融资、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改变主要依赖银行贷款的融资结构。

  中国建设网络强国面临着与实体经济相互融合的问题

  毫无疑问,互联网发展对经济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但是同时,新技术会给传统产业带来冲击。网络经济的这种“创造性破坏”,也对实体经济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冲击,比如零售服务业在互联网的冲击下有走弱的趋势。我们需要从两个方面来理解这种矛盾:一方面,和历史上的其他新技术、新的生产方式一样,网络技术提高了信息流效率和生产效率,其做大的是整个经济产出的“蛋糕”。在此过程中产生的分配问题,需要国家通过税收、补贴等方式,通过再分配来维护基本的社会公平;另一方面,实体经济和互联网可以实现良性的互动,实现双方共赢。

  (作者:徐奇渊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澳门城市大学特聘教授)

  中新社多伦多11月3日电 (记者 余瑞冬)加拿大是即将在上海举办的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12个主宾国之一。在进博会揭幕前夕,多位加拿大华商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均表示,中国市场意味着发展机遇,进博会则提供了难得的良机。

工作人员与进博会吉祥物合影。汤彦俊 摄工作人员与进博会吉祥物合影。汤彦俊 摄

  “中国市场对我们意味着无限大的需求和活力,是不可或缺的战略要地,也是我们企业迅速发展的强劲动力所在。”作为来自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参展企业代表,加拿大枫叶能源集团董事长姜睿说,希望通过参加进博会,更多、更深层次地接触中国各地客户,使其产品和技术能更大范围地服务于中国各地;让自己的企业力争成为节能环保领域的领航者的同时,也更好地服务于中国的节能与环保战略。

  “我们正苦于寻找进入中国市场的方式。进博会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平台。”来自加拿大魁北克省的参展企业美安消防(Maple Armor)的负责人郑小峰说,进入中国市场是该企业实现全球化的重要一环,“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在进博会上展示优质产品,以尽早进入中国市场。”

  加拿大国际贸易促进会是首届进博会在加拿大卑诗省(又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育空地区的组展机构,同时也是参展机构。该会会长郑小玲认为,加中两国在经济方面互补性很强。中国市场对加拿大很重要。“这次中国主动开放市场,对加拿大来说是前所未有的良机,机不可失。”她说,自己已能感觉到卑诗省和育空地区都蕴含着促进加中经贸发展的力量,期待借此良机让它迸发出来。

  加中企业家联合会10月上旬与中国服务贸易协会签约构建合作关系,推动加拿大企业参加进博会,同时亦鼓励企业参加将于进博会期间在苏州举办的“一带一路”跨境电商高级研修班。该会会长刘慧芸表示,希望推动加拿大企业更多地认识和进入中国市场,也希望通过电商等平台为参加进博会的企业提供后续长期服务。

  即将参加跨境电商研修班的加中企业家联合会会员、渥太华华商姜婧认为,中国市场人口基数大,更新迭代迅速。加拿大企业若要适应中国市场,还需提高效率、扩大生产规模。她表示,期待此次中国之行能让自己拓宽视野、把握潮流、更新理念、与时俱进。

  谈及对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有何期许,姜睿说,良好的加中关系符合两国政府和民众的长远利益。期待两国尽快启动自贸协定谈判,推动经贸关系更上层楼。

  郑小玲希望加方企业能借本届进博会之机,进一步看到自身的优点和差距,更希望借助不可忽视的民间力量促进加中自贸协定早日实现。姜婧认为,国际贸易需要有更多的相互信任。加中经贸合作前景广阔,某些观念上的差异不应该影响贸易往来。

  “我所了解到的真实情况是,中国强大的市场消费能力是加拿大企业都看重的。”郑小峰说,加拿大工商界朋友认为,签订一个全面、积极的自贸协定对加中双方都有正面影响。目前两国在投资、旅游、教育等领域的合作发展很快,期望中国在人工智能、高端制造、新能源等领域有更多优惠举措,进一步提升对加拿大企业的吸引力。

  记者了解到,本届进博会中,加拿大参会人员和企业数量较多,仅国家展就有逾600人报名。加方参会行业广泛,涉及农畜产品、海产品、金融、教育、保健、交通、能源、机械制造、木材、餐饮等行业。其中既有多家知名公司及大型大型企业,也包括很多中小企业。(完)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体育新闻 搜 索